金牛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之我的1992 > 第1021章 三人的复杂关系
    陈文问道:“跟那些曾经与你配过对手戏的男演员比,我的体能怎样呢?”

    美树表情认真地夸道:“你比我见识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更要强悍!”

    不论美树说的是实话还是恭维,陈文都挺开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课,很平静,陈文记笔记,雅子抄笔记。

    两人挨着坐,雅子在陈文肩膀上嗅了一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陈文自己也嗅了一下,发现沾了美树身上的香水味,还有浓浓的巧克力味。

    陈文笑了,雅子也笑了,两人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放学后,陈文自己一人来到游泳馆,雅子没带泳衣,只能回家。

    路过健身房,陈文瞅了一眼,没看见凯塔。正琢磨要不要晚上打个电话给凯塔,问问对方约射击场的事,忽然在泳池里看见了黑哥们。

    陈文一个猛子扎进泳池,游到了凯塔身边:“凯塔!你平时不下泳池,怎么今天有兴趣来游泳?”

    凯塔取下泳镜:“前天玩器械,拉伤了大腿肌肉,不得不在泳池里做物理治疗。”

    陈文咳嗽一下,很同情这个黑哥们。

    以前听凯塔说过,他在埃塞俄比亚有7个女朋友,但为了保护本国第三号领导人的形象,也就是凯塔父亲的名望,领导人不允许凯塔带任何一个女朋友来法国,也不许他在法国沾染女色。

    陈文觉得凯塔挺可怜,这哥们不得不把旺盛的精力宣泄在健身房,以至于用力用大发了,拉伤大腿肌肉。

    游了一会泳,陈文和凯塔上岸,坐在长凳上休息。

    练枪的事,凯塔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周一他在医院做治疗,周二在保镖的陪同下游泳,今天他单独慢速游,原打算明天打电话给陈文。

    凯塔告诉陈文,靶场已经约好了,这个周六和周日随时可以过去,位置在巴黎南部。

    陈文想了想,这周暂时只有周五晚上有约,周末两天全空。本着凡事赶早不赶晚的习惯,陈文提议周六前往。

    两人约好时间,上午9点出发,凯塔来接陈文。

    泳池里,陈文又遇到了化学院的张媛。

    张媛调侃:“你今天怎么这么胆小啊,没再往女孩身上乱扑?”

    陈文说:“听你这意思,是责怪我今天没扑你?”

    张媛笑道:“你每天在家里是不是也这么在言语上欺负谢家姐妹呀?”

    陈文问:“你跟她俩认识啊?”

    张媛说:“凡大就一对双胞胎,而且还是咱们同胞,大伙都认识她俩。”

    张媛做了个神秘的表情:“可多男生喜欢她俩了!”

    陈文心想,再多男生喜欢也没用,甜甜已经是老子的人了,婷婷早晚也必须是。

    张媛看着陈文:“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啊?”

    陈文反问:“我为什么要着急?”

    张媛说:“哎,周末我上你们别墅做客,你欢迎不?”

    陈文说:“必须欢迎。不过呢,我多半不在家,谢家姐妹肯定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张媛问: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陈文说:“周五晚上我要去巴黎,周六全天去外省,周日暂时没安排,但也不一定。谢家姐妹周六周日全天打工。”

    张媛说了声“回头电话联系吧”,一个侧身,游走了。

    陈文没追上去,默默看了一会张媛的泳姿,觉得这个女孩有点意思,不是那种没味道的。

    什么味道,有钱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1992年的华夏,有钱人经常以两种形式外露,商人和贪污者。

    前者,陈文恨不起来。后者嘛,那是遭到全国人民唾弃的。

    不久前陈文和周通联手,收拾过一个贪污犯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个张媛,每个星期那么多时间泡泳池,周末还不用像谢家姐妹、张婉婷她们那样打工挣生活费,可以到处串门玩。这妞应该不是寒门。

    谢家姐妹那种的,才是寒门,为学费和生计顶受压力,如果不是因为与陈文同住一个别墅,姐妹俩现在指不定日子多苦,看看张婉婷和宋琴瑶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陈文想着上周哄着李允姬穿泳衣,假扮张媛在水里的样子,陪他泄了一次火,陈文这会对张媛有了一点好奇。

    陈文是没有那种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,他不由得心想,假如周通在就好了。术业有专攻,那哥们最擅长打探女孩的底细。

    收拾心情,陈文与凯塔又闲聊了一阵国际局势,离开泳池,返回合租别墅。

    回到家,陈老太爷又吃上了现成的晚饭,谢家姐妹和雅子合作完成的中日合璧,金佑振又愉快地蹭菜。

    吃饭时,谢甜甜噘嘴说:“真是不公平啊!”

    陈文笑道:“谁欺负你了?我拿钱抽他耳刮子!”

    谢甜甜说:“今天是11月11号,过节呢!我们凡大也不放假!”

    陈文心里好奇,今天是双十一购物节呀,可这个节还要过二十多年才会被创建。

    谢婷婷替妹妹解释:“今天是停战节,法国公职单位放假一天,他们国家领导人要去吊唁两次大战的英灵。”

    谢甜甜说:“凭什么他们公职单位放假,不给我们学校放假啊!我和姐姐都没有礼拜六礼拜天休息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平时的假日,我们还不能放假!”

    陈文笑道:“原来是甜甜想出去玩啊!好说,吃完饭带你们蹦迪去!”

    谢甜甜笑嘻嘻说:“陈文你真好!”

    陈文喊雅子一起,但雅子说不去。

    吃完饭,陈文带着谢家姐妹,驾着三厢车,离开凡尔赛,来到巴黎西北部的迪斯科舞厅,此前陈文带双胞胎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买了三张门票,陈文带着两个女孩进了舞厅。

    舞池里正放着劲爆节奏的舞曲,谢甜甜欢叫着冲了进去,跟着节奏颠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婷婷和陈文手牵着手,嘻嘻笑着跑到谢甜甜身边,双胞胎一起扭动着可爱的身姿。

    陈文嘛,担负起了护花的职责,替两个女孩阻挡那些借机靠过来的法国男人。

    几首曲子下来,dj播放了一首。这是一首慢摇,也是80至90年代最火的欧美摇滚之一。

    在法国,这首曲子特别火,因为演唱者的名字叫ryanparis。是的,跟巴黎是同一个单词。

    这首曲名的中文翻译是享乐、放/荡的意思。

    曲子一响起,整个舞池里的法国佬爆发出歇斯底里的欢呼,气氛彻底被点燃了。

    陈文的情绪也被带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转身,再回过头,他已分不清哪个是谢甜甜,哪个是谢婷婷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,两个双胞胎是一模一样的好看,一模一样的可爱,他想起张媛的那句话,凡大有很多男孩子都对谢家姐妹有好感。

    在陈文的角度,谢甜甜已经是他的了,与其将来再从别的男人手里抢回谢婷婷,不如直接来个痛快的!

    被谢婷婷骂一下,甚至打一顿,他也认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文不犹豫了,接着劲爆的音乐,趁着满场狂欢的人群,他一把抱住双胞胎其中一人,大嘴吻住了女孩的嘴。

    几秒后,陈文松开怀里的女孩,转身又抱住了双胞胎的另一人,再次吻住了嘴。

    pia的一声,陈文脸上挨了双胞胎其中一人的一记巴掌。

    陈文笑了,这是谢婷婷打的。

    音乐的声音太吵了,盖住了耳光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文看向双胞胎另一人,大声喊道:“你姐姐打了我一巴掌,甜甜你要不要也打一下?”

    谢甜甜噘着嘴,抬起巴掌。

    陈文一动不动,他不躲,他愿意挨这一下。

    谢甜甜的巴掌没有打下来,她轻轻地在陈文的脸颊上摸了两下,转头幽怨地看了姐姐一眼。

    谢婷婷咬着嘴唇,瞪着陈文和妹妹。

    三人的复杂关系,陈文是完全糊涂的,谢甜甜是天真的,只有谢婷婷的心情是复杂的,她也是唯一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人,刚才那一耳光则是谢婷婷故意且不得不打的,为了掩饰很多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