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快穿任务:炮灰来逆袭 > 第2412章 病娇10
    “别再有下次。”严永天目光幽深地看着孟离,走过来伸出手捏着孟离的下巴道: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你无可取代,没有人能取代你,南寄更是不配,知道吗?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严永天的手冰凉至极,他似乎要把这种凉意传达到孟离心底去,孟离小声地说:“知道了。”严永天才终于罢休,愤怒地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清醒了,血也被人喝了,严永天又感觉失望,暂时不想看到孟离。

    “小天。”严山子见此也连忙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留下孟离和南寄。

    孟离盯着严永天离开的背影,看着满地的血迹,这真是一地狼藉。

    严永天不承认吗?可她看见了,当南寄一口气喝严永天的血时,严永天眼中划过一丝满足和痛快。

    他心灵扭曲,固执地就想要看到他想要看到的画面,过于执念了,反而没这么执着谁喝的。

    有人把血给他喝了就让他清醒了些,这人发起疯来太可怕了,难收场,孟离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事后生气也是必然的,他走了,算接受了这件事也算不接受,南寄相当于吃了苦也没讨好到严永天,反而让他更加厌恶了。

    没被严永天接受,但把这件事给过去了。

    南寄打心底松了口气,孟离把南寄给扶了起来,高兴地说:“师姐,师兄也算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计我得好惨。”南寄盯着孟离,她突然觉得师妹好陌生,不是以前天真又固执的师妹了。

    孟离有些茫然:“我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否认?你要什么,要的不过就是既让师兄更加厌恶我,也让我帮你吃了这份苦,你看你什么都没损失。”南寄冷着眼,质问道。

    孟离沉默几秒,南寄挺聪明的。

    给说对了,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“这次师兄就这么放过你了,你再也不用像从前一样被逼无奈去做不愿意的的事,你不开心吗?”南寄嘲讽道。

    孟离难受地说:“谢谢师姐帮我解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那么多,我不是为你,是为了师兄,因为师兄才甘愿被你算计,能让师兄少吃些苦我很开心。”南寄说完这句话就摇摇晃晃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事情也算是解决了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最不明白的就是师兄为什么非要执着师妹,明明师妹心那么狠,大多时候宁愿看着他受苦疯狂也不妥协。

    孟离就站在屋内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南寄的话也没差,她是为了严永天,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去试一试。

    也还真愿意这么为他付出,无私的爱就是如此吧,奉献自己,忽略自己的感受,只为爱的人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还是南寄的观念有点问题,明明严永天如此待她,她还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昨天刚拍掉半条命,今天又雪上加霜,孟离觉得自己得少挑点事了,别再把南寄给拍死了。

    死了没意义,活着慢慢看。

    留下这一地狼藉,孟离无奈去收拾了下,谁知道中午的时候严永天又来了。

    他给孟离抓来了一窝兔子,雪白的,灰色的,三色都有。

    孟离:“”

    说真的,严永天只会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他把委托者的兔子给杀了之后,委托者就有了心理阴影,她不敢再养宠物了,生害怕严永天哪天发神经再给杀了。

    培养出了感情再失去是很痛苦的事情,这也是委托者后来不肯接受严永天送的兔子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她宁愿看到严永天把这些兔子杀了也不想养,毕竟现在跟这些兔子没什么感情,杀了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哪一只?”严永天换了身衣服,跟个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早上流血过多的惨白样已然消失不见,不知道严山子给了什么好东西才能让严永天恢复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孟离说道:“不是给师兄说过了吗?芙儿不想养兔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严永天目光一沉:“你还是不肯原谅我?”

    在严永天心中,一日不重新养他送的兔子就是不原谅他。

    从来没考虑过委托者心灵受到的创伤,委托者心理阴影面积很大。

    不过在养兔子这件事上,严永天并没有选择自残来逼迫委托者,而是残忍的对待兔子。

    孟离摇摇头说:“芙儿想要好好修炼,并不是说不原谅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养着。”严永天固执地说。

    孟离看着篮子里的几只兔子,都不小了,看着挺可爱的,念头一转,对严永天说:“如果我重新养兔子了,师兄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条件?你不是真的原谅我?还要我满足你的条件?”严永天不虞地说。

    孟离:“”

    这是求人原谅的态度吗?

    求人原谅的话,答应别人条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其实我心里早就原谅了师兄,这些兔子都很可爱,而且也是师兄送的,我全部养着吧。”孟离并没有再和严永天争辩别的,而是爽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孟离还抱起一只兔子抚摸起来,对严永天说:“谢谢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严永天终于笑了,他目光中终于有神,对孟离说:“你说什么条件?师兄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话,孟离就在心底发笑,这种人就是这样奇怪。

    非要别人迁就他了,他才会考虑让别人顺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下次师兄放我一次,就一次。”孟离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严永天抬起手,修长的手指来回抚着下巴,重复道:“放你一次?”

    孟离点点头:“是,下次遇到早上这种情况,师兄放我一次,不要伤害自己,我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心疼,你心疼的话就不至于那样了。”现在心情还不错,严永天也就没翻脸,而且早上的事情也没再谈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只要当场不执著,之后他也不会再执着那件事。

    他跟南寄有点相似,南寄当场伤心难过,对严永天格外失望,但是之后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什么都不再追究,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孟离摸着兔子,用脸贴了下兔子毛,问道:“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这兔子?”严永天转而问。

    他目光平淡如水,搞得孟离都不知该如何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