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诡异入侵 > 第0125章 军方也懵逼
    申队忙道:“别!打开,打开车厢!”

    车厢被打开,里边是一个个巨大的铁笼子。

    铁笼子里,则关满了人!

    是的,每一个车厢里,至少关了七八十人,挤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双手都被绑缚着,嘴巴塞着衣物袜子,一个个神情恐惧,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哪怕车厢留了许多透气的空隙,还在车厢里供应了氧气。

    整个车厢的空气依然是污浊不堪。

    “打开,全部打开!”

    打开到第五辆车时,江跃看到了姐姐江跃,看到了小姑,看到了小姑一家。

    小姑家的娃娃,已经接近奄奄一息的状态。

    江跃只觉得脑子里一股血气直冲顶门。

    眼神射向那申队时,已经将这人视为死人。

    “朋友,都看清楚了吧?不是黄金,也不是什么珍贵珠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人贩子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见过这么大阵仗的人贩子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朋友,这涉及到机密,请恕我……啊!”

    申队一句话装逼的话还没说完,江跃已经探手摸到他腰间,咻地拽出他的军刀,以奇诡无比的速度,插入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机密?我听说,只有死人才能真正保住机密,要不要我成全你?”江跃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申队全身颤抖,面色苍白,捂住大腿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朋友,冷静,冷静!其实这是易先生出的主意,他说他探查到,这些人当中,有特殊血脉的人士存在。所以,要把这些人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都是特殊血脉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特殊血脉哪有那么多?万里挑一都未必有。易先生也只是大致可以锁定这些人当中有特殊血脉,具体是谁,还得精密研究过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宁可错杀一千,也不错漏一个?”

    申队吃吃道:“易先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找特殊血脉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是上头的决定,我们只是执行者。如果易先生没死,他肯定是知道的。我估计,还是上头想收罗各种奇人异士吧?”

    鬼鬼!

    江跃才不信这是搜刮人才。

    哪有这么搜刮人才的?

    就这待遇,奇人异士除非脑子被门夹了,才会投效。

    “去,把人放了!”江跃枪头在申队腰间一顶。

    “啊?”申队傻眼了。

    敢情我刚才说了一大堆,都白费唇舌了。

    放人?

    这要是把人放了,这趟差事就算彻底办砸了。既折了易先生,又没办好这桩差事,他们回去必然是个死!

    “朋友,你……你这要是把人给放了,就真跟我们彻底撕破脸皮,以后绝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啊!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需要回旋的余地?”江跃冷笑道,“你们老板是谁?告诉我,我明天就去拜访他。”

    申队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这人就没想过投靠他们,人家一直就是在套他的话,戏弄他而已。

    申队脸色惨白,加上失血过多,腿一软,瘫倒在地上,再也起不来。

    “放人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。三分钟内,没有把人全部放出来,你们就等着跟那个易先生作伴吧!”

    有前车之鉴,这些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他们面对的是个狠人,是真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铁笼子被打开,手上的绳索纷纷被切断,几百号人很快就恢复了自由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恢复自由,这些人明显还是战战兢兢,显然是被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倒是江影,照顾着小姑一家,朝人少的角落里躲。显然,她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,但本能的便想寻找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江跃当然不至于傻乎乎现在去认亲。

    这时候要是暴露身份,除非将现场所有人都干掉,否则暴露身份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那个申队的邀请,江跃固然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可是从申队的言语中,他确实可以感觉到,这背后的势力非常可怕,和这种势力作对,不暴露身份是明智的。

    获救人员被安排到一边,缴了械的武装人员被安排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,先把皮带解开,裤子褪下来,抱头蹲到那边。”

    江跃指挥着这些缴械的武装人员,让他们蹲到一边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已经没了反抗心思,但江跃还是出于谨慎,不给他们任何侥幸心理。

    褪下裤子到膝盖,一定程度上就限制了他们的行动力,他们即便想搞什么花样,行动必然受限制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中,有没有退役军人?或者参加过军事训练的?”

    这话是对着获救人员说的。

    很快,犹犹豫豫的,有十几个人举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看到那些枪没有?每人拿一把,还有弹药。”

    受过军事训练的人,对于枪支自然不会陌生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不会像普通人那样扭扭捏捏。

    枪支在手,这些获救人员立刻找到了感觉,找到了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枪支,都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拿一把。”角落里一直默不作声的江影,居然也走出来,从地上拿起一把枪。

    江跃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,好像真玩过枪似的。江跃却知道,他们家族根本没有军人,也不可能碰过枪械。

    “你会操作么?”江跃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”江影拿着枪械在手,研究了一番,很快就手脚熟练地操控起来。

    卸弹夹,上弹夹。

    开保险,关保险。

    居然颇有那么几分样子。

    小姑居然也不甘示弱,跟着过来抄起一把枪支。

    反而是姑父,苦兮兮地抱着小崽子,看着两头母老虎,既无语又无奈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,有些还跃跃欲试,江跃却制止了。

    没有接受过武装修炼的人,拿着枪反而是累赘。万一操作不好,绝对是猪队友。

    剩下的枪支被收好。

    江跃又道:“你们当中,谁会开货车?”

    这种箱柜货车,比那种大型挂车相对好操作一些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要给他们制造逃生机会,很快就有几个人自告奋勇。不过,满打满算,站出来的人也就四个。

    毕竟是货车,跟操作轿车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仅仅四个司机,肯定是带不走这么几百人的。

    江跃看着姑父一脸焦急,看到他手中的娃娃看上去状态很不好。

    当下有了决断:“这样,你们几个司机,带着女人小孩先离开。该去医院的去医院。剩下的人,能开车开车,不能开的,步行!”

    江跃忽然停住了话头,竖起耳朵倾听起来。

    他竟然听到了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离得还很远,其他人完全没有任何反应,江跃却听得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有机械的轰鸣声,而且很多。

    “快,大家先疏散开来!”

    江跃忽然面色一变,他的视野所及,竟看到远处有飞行物正在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是无人机!

    这些无人机很快就接近到江跃他们这个位置,纷纷打开灯光,锁定江跃他们这个区域。

    跟着,夜空中传来更为猛烈的螺旋轰鸣声。

    几架武装直升机也在迅速靠近,纷纷射出灯光,锁定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外围顿时亮起一片刺眼的灯光,公路两侧,一排排轮式装甲车整整齐齐推进,朝这片区域两头包围过来,挤占他们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所有人注意了!我们是大章国中南大区特战中队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。放下武器,放下武器!”

    装甲车快速推进,后面的运兵车上,全副武装的特战军人,纷纷跳下车来,朝江跃他们四面八方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江跃忙道:“快,放下武器!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江跃招呼,获救人员早就下意识放下手中武器。

    姐姐江跃和小姑还没来得及开一枪,也无可奈何,放下手中的武器。

    已经用不上武器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是同时产生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国家派部队来救援他们了!

    这次是真的得救了。

    特战军人的素养,绝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很快,现场就被控制。

    不过,特战军人们很快就发现,其实他们也只是摘桃子而已。真正的武装分子,早就被缴了械,正老老实实蹲在那里呢。

    刚才持枪的,居然是获救人员,也就是云山时代广场那些失陷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,让特战军人们多少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报告团长,现场已经全部控制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这个消息就传到了亲临现场的团长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一个人打几十个?还缴了几十个人的械?”带队的杨团长当场就懵逼了。

    还有这么稀奇的事?

    很多影视剧喜欢把他们特战军人神化成一个打几十个人的神人。

    可他们知道,任何一个特战军人,也只是血肉之躯,子弹打中会死,炮弹打中会挂。

    他们特战军人的强,是强在各种军事素养上,而不是超人。

    一个对付几十个,在特定的地形里,经过各种精心算计,配合各种高科技的手段,先进的设备,也许会有这种个例出现。

    但多数时候,这也只是停留在理论上。

    真要说一个人打几十个,而且这几十个人武装分子还挟持了人质。这怎么听都像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几十个武装分子被缴械,人质还一个都没伤着。这就更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场确实有射击交战的痕迹,一地的弹壳,以及倒在地上的尸体,都表面这里确实经历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团长,俘虏我们已经接手,统一收押了。有一个俘虏的首脑,大腿被扎了一刀,好像伤势不清,已经安排军医包扎。获救群众里头,有几个人情况比较危急,军医做了短暂处理,是否要送往医院?”

    “废话!安排两辆车子,送危急的群众先去医院抢救。剩下的群众,先集中起来,分发一些食物,统一登记一下,安抚一下,等情况核实清楚,再送他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带两个俘虏过来。”杨团长还是一脑子疑问。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,几十个武装人员,怎么就被一个人给干了?这个人是谁?难道是超人不成?

    两个俘虏被带上来,看得出来,这些人都是亡命徒,哪怕落在了军队手里,也看不出他们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杨团长倒也没逼问他们的身份,反而是问起了之前的战斗情况。

    这两个俘虏结结巴巴说了一堆,总算把事情经过给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杨团长固然目瞪口呆,旁边负责记录的文秘,也满脸懵逼。他觉得自己不是在记录口供,而是在写故事?

    一个人单枪匹马,枪支弹药什么都没有。赤手空拳出现。

    几十条枪构成的火力网,硬是没伤到对方分毫,反而被对方逼近,把他们的队长给生擒了,还干死了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杨团长深感不信,又换了几批俘虏上来。

    虽然细节上略微有些不同,但大致的说法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对方就一个人,枪支的火力网根本威胁不了对方。人家就是正面刚,迎着他们的子弹冲上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,俘虏还口口声声强调,这个人一定是超人,绝不是鬼。因为他们用了特殊的子弹,同样没效果。

    杨团长彻底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是军人,对子弹的威力太了解。

    哪怕是最先进的防弹衣,也绝不可能有此逆天的防御。像他们描述的防御力,简直是神话,根本不可能是科技产品。

    最先进的防弹衣,也达不到他们描述的百分之一效果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报告团长,我们接收现场的时候,现场的确有一个奇奇怪怪的人,不过等现场接收完毕后,这个人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消失?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吃的?一个大活人,就这么消失了?”

    “团长,当时现场人很多,获救群众说他是好人,是救他们的人。所以我们就没有像对待敌人一样看管他。他混到获救群众里头,也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外围处于包围状态,哪怕是一只苍蝇,也没有那么容易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人就算混迹在人群当中,也不可能说走就走吧?

    外围那么多人,难道都没长眼睛?

    一个大活人穿过包围网,会没有一个人发现?

    哪怕对方会飞,那也不可能飞得出去。毕竟,天上还有武装直升机,无人机在盘旋着呢。

    除非对方会遁地。

    “再仔细找找,必须把这个人找出来!”

    杨团长有点恼火。

    他想起出发之前,将军曾耳提面命,要他留意一下,现场有可能会有非常出众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如果看到他,一定要想方设法将他请回去。

    这下倒好,如此大动干戈一场,这些武装分子不是他们的功劳,他们只是现场摘桃子,获救人员其实跟他们也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们都是捡现成的。

    现在,连将军吩咐的人,都没找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这一趟几乎等于是白忙活。

    堂堂特战队,动用如此力量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一个团调动了大半个,居然啥功劳都没落着?

    杨团长不免有些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跃其实没有走,他还混在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他也看到了,外围已经被特战队层层包围,除非他会隐身,否则肯定是出不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他混入人群时,在没人注意的时候,他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,混入到人民群众的海洋当中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这些特战队员就算是挖地三尺,也不可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江跃见特战队员到处找人,也是暗暗庆幸。他之前就担心,一旦跟这些军人牵扯上,肯定又得解释半天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刚才的出场方式太拉风,战绩也太唬人。

    子弹都打不进的人,军队不可能不好奇。

    可江跃完全没办法满足人家这份好奇心。

    一张云盾符差点掏空他的神识,江跃可不想到时候被军方要求批量生产。哪怕军方不会提出这种过分要求,那也得防着点。

    看到小姑一家被军车快速送往医院,江跃一颗悬着的心,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特战队在现场仔细搜索一番,始终没找到他们想找的人。

    杨团长无奈,只得下令收队。

    获救人员听说要对他们统一安置,登记了解过情况之后,就能回家,当然也不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命都是人家救的,配合人家调查情况,那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等队伍一收队,江跃的机会自然就来了。

    特战队的主力率先撤走。

    就在现场安排人员车辆时,江跃瞅准机会,窜到道旁的草丛中,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江跃索性连9号别墅都没回,直接返回家中。

    老韩给的手机,不断有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江……我承认,军队那边,的确是我牵的线。不过我保证,绝对没有恶意。我是担心你一个人吃亏,所以想了很多办法,托了很大的关系,才跟军方搭上线。”

    “军方也是犹豫了许久,才同意出兵。你是知道的,大章国的军队,不是说调动就调动的。一般地方性案件,是很忌讳动用军队的。这件事,我确实是先斩后奏,没有事先征求你的意见,我也是担心你会拒绝。万一让这些坏人离开星城地界,要找到他们,那就难了!”

    江跃到家后,翻着一条条信息。

    老韩一个劲解释军方出动的问题。

    江跃轻叹,他当然也知道,老韩肯定是没恶意。而且甚至可以说是善意。

    只是,先斩后奏这个方式,让江跃稍稍有些膈应罢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江跃还是打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你们行动局那边,调查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那头的老韩联系了江跃这么久,不见回应,心头略有些失落,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办错事了?

    直到江跃回了消息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目前军方行动的消息还没传过来,调查还是在做做样子。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点材料,你好生利用一下。”江跃拿出一只手机,调出一段录音,前后剪辑了一下,只取了一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