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玄幻魔法 > 凡人九千年 > 第四十二章 木秀于林谁能摧之
    “泼酒,撒尿,对我二叔?”郭小刀眉梢一挑,脸色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湖人做事,讲究凡事留几分,对方竟然在平乐帮的地盘如斯撒野,羞辱行为令人发指,这番挑衅确实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肇事者极有可能与他郭小刀是有私仇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干的?”郭小刀心绪百转,表面上依然冷静如常。

    “他们自称来自北凉国川江边上的‘灰驼山庄’,个个野蛮粗暴,一言不合就动手打砸酒楼,欺负郭掌柜的,就是他们。”许卫林回道。

    “灰驼山庄?”郭小刀不太了解北凉国的江湖势力,也是头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这会儿,陈老大,孙师爷和吴长贵打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息怒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走上前来,然后瞪了眼许卫林,脸上露出不满之色,看得许卫林立刻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也听说了?”郭小刀道。

    “冒犯你二叔的人,来历不简单。百余年前,北凉国出现一位武学奇才,练就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刀法,因为他在川江一带立足,因此江湖人敬称他为‘川江刀王’。

    此人巅峰时期,闯荡北凉国,罕有敌手,后来孤身进入天越国,从北横行到南,打败一众江湖名宿,无人能敌,最后功成名就返回川江,兴建了灰驼山庄,号称北凉第一大庄。

    不过,在川江刀王死后,他的子孙也很快死于江湖仇杀,灰驼山庄随之迅速衰败下去,但川江刀王的刀法却传承下来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,有个叫巴尔达的北凉人,惊才艳艳,接过川江刀王的衣钵,不但练成了绝世刀法,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成为二代川江刀王。

    巴尔达也当仁不让成为灰驼山庄的主人,呼朋唤友,与另外五个武艺高强的草莽结为兄弟,雄霸川江一带。

    不过,巴尔达六人贪得无厌,作恶多端,罪行累累,因此有人称呼他们是‘川江六丑’,其中一丑已经死在了你的剑下,就是北凉铁骑的先锋大将黑木扎,也是六丑中最弱的一个。”陈老大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他们是来寻仇的。”郭小刀心头迅速明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,数月前你才经历一场大战,精血消耗定然不少,即便你还年轻,恢复的也快,但短时间内属实不宜再跟他人动手。你放心,我已经联络了几位江湖朋友约战巴尔达等五丑,为你二叔出一口恶气。”陈老大肃容道。

    显然,陈老大无法想象到,郭小刀其实早就恢复了功力。

    许卫林听了此话,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,不禁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师兄不必担心,我不会冲动的。”郭小刀没有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郭小刀这样说,陈老大方才暗松口气,自己这个师弟是平乐帮的未来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陈老大不敢指点郭小刀武功,但他的人生经历丰富,老谋深算,自然在这方面不遗余力帮助郭小刀。

    众人散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雪停了。

    “刀刀,打雪仗,我们打雪仗吧。”一个大男孩闯进听雨阁,欢呼雀跃的,不是陈老大的儿子陈平凡是谁,一有空就跑来找郭小刀玩耍。

    “好呀,小凡,看招。”郭小刀搓了一个雪球轻轻甩出,打得陈平凡满脸是雪。

    陈平凡立刻还以颜色,郭小刀故意让他打到了,乐得大男孩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!

    一个大大的擂台摆在了平乐酒楼门前,楼上、街上人满为患,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。

    在哪挨了打,就在哪打回来。

    面对川江五丑的挑衅,平乐帮做出强势回应,就在平乐酒楼前摆擂。

    消息一传开,满城百姓躁动,无数人闻风而来,只想一睹为快。

    “打死北凉人!打死北凉人!”一大早的,擂台前就聚拢了很多人,高声叫喊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有亲人,儿子或兄弟,死在了安阳城保卫战中,对北凉人自然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老大携一众高手洒然来到擂台前。

    另一边,川江五丑也大摇大摆走来,身边围着来自北凉国的众多高手。

    双方隔着一座擂台对峙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都没有什么废话要说,一个字,干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雪后凛风呼啸,但空气里弥漫着肃杀的气氛,更加森寒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“‘银蛇枪’费谦在此!巴尔达,还不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一个浓眉壮士扛着一柄银枪跃上擂台,沉声一喝,双眼里有一种摄人的杀气。

    此人一出场便引起一片欢呼。

    因为费谦出身名门,乃是赫赫威名的“枪王”费义合之子,此前他已经多次登台打擂,无一败绩,一手银蛇枪千变万化,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,就你也配与我们北凉刀王过招。”一个北凉武师出现在人群之外,只见他足尖一点,纵身越到众人的头顶,踩着一个个人头踏步向前,以极其嚣张的出场方式,落在了费谦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我枪下不杀无名之辈,你是何人?”费谦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“小凉山,‘鬼头刀’尹西克。”北凉武师亮出了一把装饰了骷髅头的大刀。

    北凉人擅使刀,许多武师都是用刀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尹西克不是无名之辈,他的刀法诡谲多变,飘忽不定,在北凉江湖占有一席之地。”陈老大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费谦怡然不惧,银枪一弹,如同一条窜飞出去的长蛇,立刻就与尹西克杀到一处。

    “桂花糕,好吃的桂花糕,热乎乎的桂花糕。”

    人群之外的街上,很多人正在聚拢而来,有个小摊贩趁机兜售新鲜出炉的桂花糕,可惜大家都急着过去观战,没有人理睬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衣着单薄的少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桂花糕,给我来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小摊贩大喜,连忙递给了少年一块桂花糕。

    “给你钱。”少年接过桂花糕,随手抛给了小摊贩一两碎银,不等对方找钱便自顾自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我还没有找你钱呢?”小摊贩追了上来,忽然注意到,少年手里提着一把短剑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赏你的。”少年微微一笑,忽然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小摊贩猛地仰起头,只看到一片衣角消失在了二楼的屋顶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正是郭小刀。

    他坐在了平乐酒楼的屋顶,边吃着桂花糕,边俯瞰下方的擂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费谦逮住机会,一枪捅进尹西克的胸膛,杀死了鬼头刀。

    但费谦也不好过,胸前被尹西克砍了一刀,刀锋上淬了毒,脸色很快变得乌黑,吐出一口黑血,被人赶紧抬下去救治。

    “居然用毒,北凉人当真是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“武师比斗,用毒伤人,算什么真本事?”

    众人见此一幕,大怒不已,纷纷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日泥先人奶奶的,这是生死之战,又没有规定不许用毒。”又一个北凉武师跳上了擂台,双手握着一把斩马大刀,狰狞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叫塔木,灰驼山庄排行老三,哪个不怕死的上来跟我过过招。”北凉武师说这话时,掏了掏裤裆,举止猥琐下流,顿时惹怒了下方不少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一个身材消瘦的剑客从陈老大身旁走出,迅速登上擂台,二话不说就拔剑出鞘,攻向了塔木。

    刀剑无眼,塔木的斩马大刀势大力沉,剑客的长剑柔中带刚,打了数十个回合。

    蓦然,剑客使出一招漂亮的回头望月,绝技妙极,一剑刺中了塔木的胸膛。

    哪想到,当的一声响,长剑猛地弯折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剑客先是一怔,就见到塔木森然一笑,斩马大刀迅疾下劈,这一刀可谓杀机重重,剑客根本躲避不及,面上顿时涌现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众人也吓得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塔木一刀劈下,却一刀落到地,劈空了。

    肃杀而寒冷的空气里,忽然充满了桂花的芬芳。

    塔木抬头一看,剑客被人拉开了数步,没有做他的刀下鬼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塔木眼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“小霸王!”

    世界在安静了须臾后,骤然爆发出压抑不住的欢呼。

    郭小刀不紧不慢吃掉了最后一角桂花糕,然后抬头看了眼雄壮的塔木。

    但就在下个刹那,塔木眼前一花,郭小刀徒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一柄短剑贯穿了他的咽喉,剑尖刺破了喉咙,从后脖颈斜上刺出,滴着血。

    “嗬嗬,嗬嗬嗬……”

    塔木双眼瞪得老大,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叫声,仿佛到死都不相信他会被郭小刀一剑秒杀。

    咣当!

    塔木倒下了去,胸前衣服破裂开来,从中掉出一块铁板。

    剑客看了眼,这才恍然大悟,难怪他那一剑会突兀的弯折,原来塔木在怀里藏了铁板。

    世界又一次变得安静,然后彻底沸腾!

    见此情形,北凉武师一个个寒毛卓竖,脸色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郭小刀表情依然无比平静,眼神甚至有些空洞,仿佛藏着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寂寞和孤独。

   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可谁能摧毁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