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当系统泛滥成灾 > 第六百九十九章 神觉道

第六百九十九章 神觉道

    项北飞并没有离开鹤道院的待客大厅,他就一直站在角落里,用自己强大的阴阳源气伪装成空气,只要不出手,谁也无法发现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闪烁出黑白光芒,随即就看清楚了眼前人的系统界面:

    【执道者:葛恒子】

    【道胚:神觉道】

    【道行:问道初期】

    【道胚介绍:修炼直觉、知觉、听觉、嗅觉、视觉……等各种神觉力量,在感知方面比常人要强大上百倍!】

    “这家伙,居然是问道境。”

    项北飞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的系统界面,将葛恒子的道胚信息详细地了解了下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静静地思索着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鹤云方在看见葛恒子的时候,心里则是十分诧异,俨然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鹤道院有非常强大的防御手段,可是眼前这个人能够悄无声息突然闯进来,无视了外面的阵法,还不惊动任何人,那就意味着——

    这个人的实力,极为恐怖!

    鹤云方想起了刚才项北飞说的话,虽然不知道项北飞是如何发现的,但他心中有了数,定了定神,拱手道:“请问道友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是道宫的人。”

    葛恒子出示了道使令。

    “道宫!”

    鹤云方身为鹤族现任族长,自然是清楚这枚令牌,心里也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道宫的人,亲自登门,这绝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——

    鹤云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项北飞。

    项北飞乃是人族,是道宫通缉的种族!道宫在整个涯角空域发出追杀令,但凡看见人族,杀无赦!

    难道是项北飞的身份被发现了?

    鹤云方心里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要是让道宫的人知道他们鹤族收留了一个人族,那麻烦就大了!道宫的怒火绝对是他们承受不起的。

    鹤云方还是强行镇静下来,说道:“原来是道使大人,道使大人光临寒舍,不知有什么可以效劳的?”

    葛恒子环顾了下四周,方才他在来之前就已经利用强大的感知力将这里给搜寻过了,但似乎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只是为了调查一些事情,还请鹤族长配合。”葛恒子说道。

    鹤云方立即说道:“道使大人但说无妨,能够帮忙的,我一定配合。”

    葛恒子开门见山道:“鹤族长当初在神羽商楼拍卖的道石,这件事没错吧?”

    葛恒子盯着鹤云方。

    他修炼的乃是强大的神觉道,单纯靠着直觉就能够辨别出一个人是否撒谎。无论对方多淡定,再如何伪装自己,都不可能瞒住自己!

    神觉族,乃是涯角空域强大的上等种族,深受道宫上层的重视,靠着强大的感知力,能够查找到事情的蛛丝马迹,也因此葛恒子才能够胜任道使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鹤云方无论是修为还是所修炼的道胚,都不如他,在他的神觉道面前,鹤云方如果撒谎,一眼就会被他看穿!

    鹤云方目光摇摆不定,按理说买家的身份是保密的,但对方身为道宫的人,知道这件事倒也无可厚非,只是不知道为何要找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们花了三百丈土才拍得了一块道石。”鹤云方说道。

    这块道石来得光明正大,并没有什么不可说的。

    但关于另一块道石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,因为从采鲲那里得到的“道石”,事关重大,他没有办法将这块道石来历解释得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但据我所知,神羽商楼拍出了两块道石,这第二块道石,据说这道石和第一块道石乃是同源。这一块道石,你就没有任何想法?”葛恒子问道。

    鹤云方呵呵干笑两声,道:“想,当然想!但即便想又能怎样?难道我们还能去抢吗?我们连拍得第一块道石是谁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鹤云方也是个聪明的人,有些话掩饰反而让人生疑,索性就说得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他继续说道:“实不相瞒,那块道石所蕴含的道意想必道使大人也有所耳闻。对我们来说,能够得到一块道石就足够我们参悟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块道石是汤应辛买走的。”葛恒子不动声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汤应辛?是他买走的?”鹤云方故作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。”葛恒子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鹤云方一愣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两个多月前的那场战斗。

    强大的飞禽族天才汤应辛,气势滔天,足够击杀他,但在千钧一发之际,项北飞一抬手,直接灭杀这位天才!

    那个情景至今还印在他的脑海里,极为深刻。

    鹤云方定了定神,问道:“他是被那个破道族的天才给杀掉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得问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问我?”鹤云方心里一缩,道:“道使大人别开玩笑,这与我何关?”

    葛恒子淡漠地说道:“汤应辛得到第一块道石,但这块道石也属于采鲲。以我对采鲲的了解,他得到一块道石之后,不可能会放过第二块道石,所以采鲲必定会来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鹤云方故作紧张起来:“他难道想来我们这里抢夺不成?”

    “采鲲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采鲲死了?”鹤云方倒吸了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反应真实,又问道,“你是说,那个地榜上的破道族破帽杀了采鲲?”

    他努力掩饰自己的情绪,因为他很清楚,采鲲和汤应辛,都是被项北飞秒杀的。

    可他不可能说出真相!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都不能把项北飞给供出来,先不说这孩子性格纯真,更是救了他们父女俩,无论如何都不能把人家卖了。

    至于破帽和破烂,他已经确定了,那根本不是项北飞——反正又不认识,就让他们替项北飞背黑锅吧!

    葛恒子一直看着鹤云方的反应,在强大的神觉力量面前,任何掩饰都会被一眼看穿,鹤云方但凡一个字言不由衷,都逃不过他的感知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在他的感知中,鹤云方说得居然是实话!

    字字属实,没有任何一句掺假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件事真和鹤族人无关?”

    葛恒子心中生疑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当初卖出第二块“不”字道石的人,极有可能就是破道族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