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当系统泛滥成灾 > 第七百章 临摹

第七百章 临摹

    生活在涯角空域这里,没有实力,只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任何规矩,都是强者制定的,弱者只能被迫服从。

    道宫,联合了涯角空域各个强大的种族,形成了一股势力,他们做事,说一不二,若是看上一样东西,总会有各种办法将其夺走!

    不过,项北飞并不在意葛恒子拿走道石,实际上,他还巴不得对方赶紧领悟。

    一旦对方融合道石的道意,那么这个道胚,基本就对他造成不了威胁了。

    葛恒子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,但实际上,很多东西并不是随便就能够拿走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项北飞领悟的道意!

    不过项北飞并没有着急去对付葛恒子,对方毕竟是问道境的高手,比他要厉害,像对付采鲲那样去处理葛恒子是不可能的,境界的差距就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但只要对方领悟了道意,项北飞就能够占据主动权,将来遇到,就能够让他的实力先打个骨折。

    “连问道境都喜欢领悟我的道意,那我不得多送几块出去?”

    项北飞不由思索着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目的是为了调查道宫以及当年无锋在共谷发生的真相。

    只不过实力太太弱小,不方便大刀阔斧地去处理事情,但是考虑到细水长流,如果他把几块道石都给放出去,让道宫更多的人都领悟他的道意,那么后续对付这些人,就不会太费劲了。

    鹤云方仍然在唉声叹气,失去一块道石,对他们而言是非常重大的损失,他们族里所有长老都指望着领悟道意来突破自己,这次被葛恒子拿走一块,等于是剜掉了他们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想太多,至少还保住了一块道石,不是么?”项北飞安慰道。

    鹤云方苦笑连连:“也是,我不应该奢求太多。”

    严格来说,如果没有项北飞,那么他们鹤族也只能够拿到一块道石,现在失去一块,也不应该抱怨什么。

    “爹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鹤青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青,你怎么才回来?”鹤云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爹,您不知道,我这次去赤木城本来是积累经验,确定自己与虚掘之间的差距,但您绝不会想到,这次破道族又引起了一阵轰动!”鹤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轰动?什么轰动?”

    “破道族!排名第一百零一的虚掘和第一百零二的观万里,他们俩居然都被破道族横空出世的两名天才给打败了!破罐子破摔,这兄弟俩太诡异了!”

    鹤青提到破道族的这两兄弟,也是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尤其是破摔,在面对观万里的时候,简直就是秒杀,那场面实在太震撼,现在鹤青还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她为了多了解一些破道族的情况,所以才在赤木城逗留了许久,可惜的是,并没有打听出多少消息来。

    鹤青又忍不住看了眼项北飞,道:“项北飞,你没去,有点可惜了,我感觉破摔的实力不在你之下。”

    项北飞哑然失笑,问道:“是吗?他们有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这涯角空域果真是卧虎藏龙,不过你应该是有实力和破罐子破摔兄弟掰掰手腕的。”鹤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和破罐子破摔兄弟俩交手,谁会赢?”

    鹤青打量了项北飞片刻,道:“我不好说,你和破摔,都是直接瞬杀对手,话说回来,要不是他的气息和你不同,我差点还以为是你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这样吗!你说得我都心痒难耐了,下次有机会,我一定要好好见识下所谓的破摔。”项北飞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期待。”鹤青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破道族,又是横空出世的破道族么?唉!”鹤云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爹,您脸色不好看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鹤青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宫的使者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鹤云方把刚才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,鹤青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他也太过分了!这是道宫的使者该做的事情吗?”鹤青沉声道。

    鹤云方苦涩道:“算了,在道宫面前,我们也不敢说什么,万幸的是,前两个月你先领悟了两块道石。”

    鹤青是鹤族年轻一代的真正天才,天赋最高,鹤族可以举全族之力培养她,所以两块道石到手之后,第一时间给了鹤青参悟。

    “道石上面的道意,虽然我参悟过了,可是您怎么办?那些长老又该怎么交待?我只能把自己参悟的方式记录下来,想要真正感受那股道意,得自己取掌握才行。”鹤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临摹吗?”项北飞问道。

    “临摹?”鹤青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是写字嘛!你可以把自己感悟到的字写下来不是?”项北飞说道。

    鹤云方眼前一亮,说道:“对,小青,你已经领悟过那个‘不’字的道意,可以试试把道意融合在其中,然后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鹤青迟疑了下,这个办法说不上有多好,至少她心里完全没有把握,只是现在道石被拿走,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给你找石头来。”

    鹤云方很快就吩咐族人去拿来几块石头,随后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鹤青站在石头旁边,脑海里仔细地回想着道石上的意境。

    两个月来,她把“不”字研究了个透,每一笔每一划,看了不下上万次,整个字形几乎都刻在了她的道胚上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鹤青这才开始动手。她凝聚出一股灵力,想象着那股不羁的豪情意境,将其全部都运用在了自己的手中,然后挥毫而下!

    咻!咻!咻!

    一个“不”字跃然纸上!

    这个字,与道石上的字,完全一模一样,整个笔画轮廓都没有丝毫偏差。

    然而鹤青很快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模仿字迹,对她而言没有什么难度,但道石玄妙的,不是字,而是字所蕴含的道意!

    她写的意境,与当初的道石相差太大了。

    鹤青又尝试重写了几个字,但仍然不行。

    “在道石上留下字迹的那位前辈对道的领悟极深,我这完全没有那股精气神,就是一个废字。”鹤青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鹤云方也分辨得出来,两个字,形状相同,但意境完全不同,根本就是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“看来注定是没希望了。”鹤云方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吧!”项北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行?”鹤青似乎有些持疑,“你不是说那个道意不适合你,你都没参悟过那位前辈的道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