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开局鹿鼎记,我是吴应熊 > 八十七、收拾九难

八十七、收拾九难

    不说九难师太被叫破身份后心中的惊讶,连阿珂和阿琪也惊呼道:“师父是公主?”

    吴应熊先是朝着九难说道:“当年我就说你六根不净,既然想要复明,就趁着年轻还有几分姿色,找个男人榜上,说不得还有机会,你怎么就不听呢?”

    吴应熊说完也不等九难回答又朝着阿珂和阿琪说道:“没错,你们的师父真是大明的长平公主,而你们两个不过是你们师父报仇的工具而已!”

    九难师太惊慌了一阵之后,恢复了镇定,声音清冷的说道:“什么公主不公主的,不过是过往浮云罢了!世间只有九难师太没有九公主!”

    吴应熊呵斥道:“过往浮云?你若是真能忘记仇恨,你为何把你的两个徒弟当做培养成报仇的工具?”

    九难听着撇过脸不说话,阿珂和阿琪也齐声说道:“师父不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吴应熊冷冷一笑,先是朝着阿珂说道:“你的这个师父是怎么说的你的身份?”

    阿珂先是一怔,不自觉的说道:“师父说,我全家都被吴三桂所杀,所以教我剑法,让我长大了报仇!”

    吴应熊说道:“实际上你乃是出自我平西王府,乃是八年前被九难这个贼尼姑从平西王府抢了过去!”

    吴应熊说完又朝着阿琪问道:“那你师父又是怎么跟你说的”

    阿琪答道:“师父说我全家都被鞑子所杀,所以让我一有机会就去刺杀鞑子的大官!”

    吴应熊说道:“你们师姐妹只通剑法,不懂内功,来我平西王府又或者是去找其他鞑子大官刺杀,你们觉得有活路么?你们的师父不过是让你们送死而已!”

    阿珂和阿琪听得芳心一片混乱,不想还好,一想的确是如同吴应熊所说的一样,自己二人去刺杀的确是九死一生……

    阿珂和阿琪朝着九难问道:“师父,他说的都是真的么……”

    九难师太冷声喝道:“我从小怎么教导你们的?别人三两句话你们就深信不已?”

    苏荃突然钻了出来,不知何时拿了跟软鞭在手,一鞭子抽在九难师太的脸上,说道:“贼尼姑,相公对你客气,我可不会对你客气!”

    九难脸上出现一道血痕,却毫不示弱的说道:“贱人,你以为区区几鞭子我就会屈服?我九难岂是贪生怕死之辈?”

    苏荃脸上笑颜如花,说道:“哟,不怕死啊!赶明儿我就从城里找来一群乞丐,让他们好好的侍候你一番,然后在让你衣不蔽体的挂在河间府的城头,在挂上白布写明你的身份,让天下人都好好欣赏一下大明长平公主的风范!”

    九难师太听得气急,气火攻心,喉咙一甜,‘噗’的一口,鲜血喷了出来!

    阿珂和阿琪对九难师太还是很有感情,关心的说道:“师父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阿珂更是怒视着苏荃,说道:“你也是女人,怎么能如此恶毒!”

    苏荃微微一笑说道:“要不是相公看上了你们两个,就凭你刚刚的话,我就割掉你们的舌头!我恶毒,这贼尼姑的所作所为岂不是更恶毒?”

    阿珂和阿琪吓得不敢在说话,苏荃又朝着九难师太说道:“贼尼姑,你当年害得相公沉睡了八年,你要是不老实的话,我一定说到做到,用最恶毒的方法处理你,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九难师太现在也不过三十多岁,虽然当年跟袁崇焕有着一段情,两人也只是发乎情,止乎礼,并没有肌肤之亲。到现在九难师太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!

    国破之后,九难师太一个亡国公主,在世间苟延残喘,早就不在乎生死。但是苏荃所说的实在是太过恶毒,会让九难师太作为前明公主的最后一丝尊严都没有了!

    九难师太心道:“我可以死,可就算是死也要保持着大明王朝最后的颜面!”

    吴应熊瞅着九难师太脸上神色松动,说道:“把阿珂的身世说出来,我会给你一个体面!”

    九难师太说道:“希望你说话算话!”说着就朝着阿珂说道:“你的确是八年前我从平西王府的偷来的,我只是想让你长大了去刺杀吴三桂,让你们父女相残!”

    阿珂眼泪婆娑的说着:“这…这…这,为什么,为什么是这样?”

    阿琪听着望着九难师太问道:“那…那我呢?”

    九难师太既然已经开了口,自然不再隐瞒下去,说道:“你乃是我从范文程的府邸里偷出来的!后来我打听了一番,你乃是范文程最小的女儿!可惜范贼头几年一命呜呼了!”

    在‘鹿鼎记’里阿珂的身世倒是交代的很清楚,阿琪的身世却是语焉不详。

    听到九难这么说道,吴应熊顿时了然,明末清初汉奸之中名声最大的当属于吴应熊的父王吴三桂。而如果说也谁能稳压吴三桂一头的只有这个范文程了,1618年,鞑子八旗军攻下抚顺,当时年仅二十岁的范文程主动求见努尔哈赤,成为清朝开国元勋。

    清太祖时期,他更是深受皇太极倚赖,凡讨伐明朝的策略、策反明朝官员、进攻朝鲜、抚定蒙古、国家制度的建设等等,他都参与决策。

    吴三桂是点燃鞑子鞑子入主中原的导火索,而范文程则是鞑子入主中原的策划者之一!

    阿琪听着自己的身世,也是黯然伤神,从小就被教导杀鞑子,而现在自己居然是鞑子里最大汉奸之女!

    吴应熊心头正琢磨阿琪的身世之时,阿珂朝着吴应熊喃喃的问道:“所以,我是吴应熊的女儿……那你是我的哥哥还是弟弟?”

    吴应熊笑着说道:“你的确是出自于我平西王府,只是我并不是你的哥哥或者弟弟,当年九难贼尼却是误会了!你只是我的童养媳罢了,并不是我父王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阿珂一愣,脸微微一红,说道:“童养媳?”

    吴应熊的谎话张口就来,说道:“正是,我堂堂平西王府小王爷,自然从小就会有些童养媳!我当初被九难打得睡了八年,醒来之后一直在找你,如今总算是把你找到了!”

    阿珂有些接受不到这个事实,岔开话题道:“那…那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吴应熊说道:“我之前已经说过,你的母亲乃是陈圆圆,至于你的父亲我却是不知道了,当年你母亲跟我父王时已经身怀六甲,为了让你有个身份在平西王府里生活,这才让你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