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冒牌古神 > 4、那就十八

4、那就十八

妙语连珠、逻辑清晰的将自己怼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乔琪刚才在书店门前接客时,也在伪装正常,还不能说明一些东西吗。

    但看起来,只要不被他们认为是异类,好像都挺和善的,似乎真在以亲人相待,那就在找到安全的出路前,继续伪装下去吧。

    接下来,聂远一直不曾开口,继续自己的角色扮演,吸收他们的讲话逻辑,毕竟说多也错多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对话中,聂远也知晓了这个书店的主人,正是那个满脸白须的老者,老者的名字也正是巴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出现了诸如真神、伪神、信仰等词汇,好像也在说明,这些人隐约是某些疏离于正统的神灵的信徒。

    聂远思索间,那头的书店主人巴克又开口了,道:“你们都是在诅咒结束后,受血脉指引来到了这个小镇,又从我在镇子里大肆发布的信息中,提取出要素,只要是我们的同类,来到了这个镇子,就一定会被那些只有我们能够读懂的要素吸引目光。

    所以其他成员也近乎宣告罹难了,覆灭在那可憎的诅咒之下,再谨慎也不会此刻还没有前来与我们相见。

    就如刚才所说,现在就只有我们七个了,往后的岁月里,务必守望相助。

    现在,便开启最后一步吧,彻底解放我们的力量,清除诅咒的奴役,并……验明正身。”

    这话透露出来的信息,也让聂远好像有了点头绪。

    这群人,因为某些事情,被迫分隔天涯海角,这件事情被他们称之为“诅咒”和“仇怨”。

    而后在某种指引下,纷纷聚集到了这个小镇。

    这种指引聂远是能够理解的,毕竟让他前来,又在抵达后消散一空的那份动力,或者称之为执念,他是彻身体悟过的。

    老者巴克在这个小镇开了个书铺掩人耳目,并且在暗中投放只有自己人才能察觉的要素,应该是大范围投放的,让来到这里的同类,根本不可能忽视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初来乍到时那个房间桌面上,放着几份报纸书刊,并在巴克书铺的招工简介后面,提取出了核心要素,也就是那三句暗号的原因吗?

    自己顺着直觉而来,在最后时刻对上了暗号,被这群人视作同类接受,然后就卷入了一场不清不楚的漩涡?

    这倒是其次,巴克说的最后一步,解除诅咒,释放力量,并验明正身到底是啥情况?

    现在还不算验明正身了吗,我已经伪装到极致了,要是再深入考验一下,那不露馅吗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,聂远依旧默不作声,静看这些人表演,试图寻找自己的出路。

    其余人听到巴克的话,都展颜笑了起来,有欣喜,有如释重负,聂远也不能置身事外,多少露出一点动容的神色。

    巴克继续道:“诅咒和力量一样,皆时刻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,当我们这些旧时代的残党齐聚一堂,便是打破诅咒,释放力量的契机,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,你们,也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钢铁汉子一言不发,将桌上的一柄尖刀竖起,闷声便用大巴掌糊了上去,差点把桌子震碎,却发现那柄尖刀没有刺穿他坚实的手掌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一缕血液渗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巴克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的桌子很贵,这把刀也是。”

    钢铁汉子将已经弯曲了的尖刀递给了巴克,上面的猩红血液在烛光下晶莹瑰丽,道:“以后赔你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毒虫女站了起来,其身下毛毯中的毒虫,却不知怎的消失不见,也不知道被她藏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她道:“前两天你弄坏了书架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伸出自己明显比普通人长的指甲,在手腕上一划。

    淅淅索索……

    然而让人头皮发麻的是,她锋利指甲划开的伤口,却并没有流出血液,而是一只虫子的脑袋,从割裂的皮肉中探了出来,似乎在打量着外界的情况。

    毒虫女拍了拍自己的手腕,道:“回去,还不到你出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聂远正在头皮发麻的恐惧当中,庆幸于自己好像不是唯一那个,没有鲜血的异类,可下一瞬,他就看呆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只虫子听到毒虫女的话,径直缩了回去,然后伤口便涌出滚滚的猩红液体。

    毒虫女好像很享受鲜血流淌给自己带来的愉悦,病态的伸出同样异于常人,非常修长和灵活的舌头,在手腕上一舔,道:“美味啊~”

    聂远见状,心却凉了半截儿,如果他有的话。

    完犊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