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冒牌古神 > 36、下次一定

36、下次一定

    当时身形交错间,聂远的手腕被月光女神抓住,本来乍一感觉,单纯只是一种清凉的感觉,让聂远感到极其舒适,半分不会让人感到抗拒。

    辅以那朦胧的画风,加之灵魂深处传来的亲切悸动,那一回眸,宛若是在人群中,蓦然抬头,便穿过了人潮汹涌,一眼就看到了,那在熙熙攘攘深处的命中注定之人。

    恰巧,对方也心有所感的看了过来,隔空对视。

    惊鸿一瞥。

    世界都失去了颜色。

    眼中只存留下,那难以宣泄的浓厚情绪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聂远是丝毫不抗拒,与月光女神相拥,回到她怀抱中的。

    脑海里根本没有想更多的事情,那是想将所有阻碍,都抛之脑后,不问前尘,只想与之紧紧相拥的热忱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瞬,那种本应让自己感到万分柔和温婉的清凉气息,就迅速的蔓延开来,从清凉,化为了霜冻。

    让聂远径直感到自己手腕被冻伤了一般,还没等他回过味来,霜冻已然侵入了自己的灵魂。

    瞬间爆炸。

    灵魂痛楚,让自己瞬间清醒了过来,不再是那种“被爱情冲昏了头脑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再不挣脱的话,自己的身躯与灵魂,估摸着都要被这种神圣气息给“净化”了。

    拿屁股想都能猜到,这应该就是古神与主神之间,永远都难以逾越的隔阂了,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因为月光女神在自己消散之前,那茫然而哀伤的情绪,还是被聂远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应该能够证明,并不是对方在“钓鱼执法”,而是单纯的稍稍泄露一缕气息,便让自己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毕竟不管古神再怎么强大伟岸,自己现在还太弱了啊,实在消受不起。

    这也验证了聂远之前阅读神话故事后,产生出的一些猜测。

    既然月光教会的圣歌,经年不衰,准时准点的在世界各个角落响起,听说在冥界的边缘,都有圣歌如灯塔般,指引迷途的灵魂。

    那么就是说,月光女神从来没有放弃,寻找爱人兼圣徒的踪迹。

    她将爱人尸骨,打入轮回深处,隔绝于任何因果之外,乃至自己都无法再窥测到其真实所在。

    就说明其实月光女神,也并不知道爱人将会在哪里复活,以什么形式复活,乃至不知道,他是否真的会复活。

    已经凉透了的上一任猩红之主尸骨,本应再和古神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将会在轮回深处,洗去任何存在的痕迹,自然也包括身上的古神血脉与古神气息了。

    等到从轮回中复活而来,就是一个崭新的生命,甚至可能连记忆都丧失了,唯有那份属于女神的寄托,还存在于他身上。

    一旦他身上的寄托,与世界各个角落的圣歌碰撞,便会产生催化剂的作用,那抹藏在灵魂深处的爱意,将会骤然被唤醒,从而皈依于圣歌之中,回到月光的怀抱。

    毕竟古神听起来这么牛逼轰轰的,要是不把爱人身上的“特征”,在轮回深处洗干净喽。

    不仅其他主神不会让爱人存在,自己也难以跨越那鸿沟,去与之相拥吧?

    要是一不小心,泄露点气息,就将爱人给净化了,那谁遭得住啊。

    况且还存有记忆的爱人,自己也不会背弃古神的,那是他与生俱来的宿命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是保留着那份爱意复活,其他东西都要洗干净才行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看,月光女神的谋算,好像都缺少某种“媒介”。

    以至于让她自己,都拿不准自己爱人会不会复活,毕竟完全洗去古神的痕迹,那谈何容易啊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到来,刚才促成了那种媒介,让其复活的条件,终于完全达成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划过星空的陨石,在砸到现在这具躯壳上面时,将蕴含着月光女神前尘爱人特质的事物,给吸引了过来,沾惹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顺带的,也将那份女神的寄托,给无形笑纳了。

    但对方千算万算,肯定也没有算到,自己这个外神,作为祂爱人复活的媒介,又再次砸到了新一任古神后裔的躯壳上面。

    又或许,这也是命中注定?

    古神的特质,不管再怎么洗刷,也不可能归于平凡的。

    古神,只能在古神后裔的身上重生?

    想到那种灵魂惊惧的痛楚,聂远心有戚戚然。

    他反正暂时是不敢,再次去和月光女神相见了,更不敢真的与之拥抱。

    不然这和干冰遇到火,瞬间化为云烟,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    不过以后要是这头混不下去,或者遭遇到什么无法抵御的压力,倒是可以尝试去再次拥抱圣歌。

    上次奥斯顿夫人,差点侵染了自己,不也是月光圣歌救命了吗。

    只要让她站在那别动,不要碰自己,应该还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