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冒牌古神 > 72、没有退路可言

72、没有退路可言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照常起床,吃过早饭后,巴克书铺开始了新一天的营业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事情,众人并没有商讨多久。

    因为再怎么商讨,也都必然要去帕斯镇再走一趟。

    而且聂远丢失了部分记忆,也难以寻找出更多的线索来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也为他们下次深入帕斯镇,奠定了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那就是寻找聂远笔下记录的,那个追求过卡瑞娜的男人,去找到他留下的日记,那里面肯定有众人想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顺便聂远也可以尝试,将自己丢失的记忆找回来。

    昨晚聂远也将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,给巴克说了一遍,并给他看了出现在自己身体上的孔洞。

    巴克给出的结论,和聂远自己猜测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当他剧烈动用力量的时候,身体被侵蚀的速度就会加快,血肉将在高强度力量的照射下,快速蒸腾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和最初的说法一样,施加在他身体上的固化,暂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,

    血肉的蒸腾,也影响不了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也因此,巴克暂时并没有处理那些孔洞。

    而是告诉聂远,等他快要“露骨”的时候,再尝试一次性的,填补他的身躯,以维持住正常人形。

    现在处理的意义不是很大,因为要不了多久,身体其他部位,就会又出现相同的状况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还勉强能够见人,那影响就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巴克还将聂远和阿兹特克,叫到了他的工作间,试图以秘能的手段,去祛除他们身上,来自于长者的诅咒。

    那个乌鸦嘴讲出来的话,基本上可以看做是整个帕斯镇的意志投射。

    即便他们已经离开了那里,下次重新回去的时候,理论上也会再次出现,一走路就跌倒的情况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下次的重临,顺带尝试一下,能否顺藤摸瓜,“破解”帕斯镇力场的逻辑,巴克可是研究了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,他在没有深入过镇子的情况下,也找不到太多头绪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用了多种手法,去试图消除两人身上的诅咒。

    但在事后,巴克也不能确定,自己是否成功了。

    唯一验证成功与否的方式,就是再次进入帕斯镇地界,走上两步看看。

    阿兹特克与聂远,对此也并没有多做担忧,一切都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不重返那里,他们的日常生活,就没有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而当重返那里时,也就代表彻底要去揭开真相了。

    如果诅咒得到消除,那当然最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的话,他们也不必担忧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已经在力量层面,接近世界顶层的他们来说,真正翻脸的情况下,直接硬刚整个帕斯镇的诡异,谁输谁赢都还说不定呢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也不是孤身一人,还有其他同伴们协助呢,巴克在秘能方面的应用,也是他们充足底气的来源。

    开门营业之后,聂云没有去前台帮忙。

    早上客人比较少,乔琪一个人就能够轻松应付。

    他独自坐在饭厅,继续翻阅着今天的报纸。

    事实上要不是莉莉安那个懒鬼,现在肯定还没有起床,他就已经出发,去找提加钱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今天报纸上的内容,其中有两条,是让聂远比较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一条是地处瑞桉城中心的秩序教会疗养院内,昨晚出现了异变。

    大抵是疗养院收留的一位患者,突然堕化为魔物,并有异化为侵染源的势头。

    好在教会的修士们迅速反应过来,作出教科书般的应对,杜绝了污染的蔓延,并将身为源头的魔物扼杀于摇篮,守护了瑞桉城的安康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患者的描述并不多,只是草草提了几句,也并没有道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更多的笔墨,是用在渲染教会迅速反应,正确处理,杜绝污染蔓延的举措上面。

    第二条新闻是,休假多日的奥斯顿城主,于前天在自己郊外的某处房产内身亡,并于昨日正式确认其死亡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错,上面写的是奥斯顿城主的死,是发生在前天,而不是昨晚。

    知道内情的人,都能够想到,是报纸的撰稿者,不想让别人将奥斯杜城主的死,与昨晚的魔物堕化事件,给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而且,昨晚也不是某个患者,突然异化为魔物。

    奥斯顿城主,是直接就堕落为侵染源的。

    好在他当时正处于教会的疗养院内,更好在当时瑞桉城三位能够撑得起局面的主教,都在市区内。

    这才能够瞬间做出应对,在侵染源出现的第一时间,就将之扼杀,没让其对外界,造成丝毫的危害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情,实则完全就是一件,只是笔者出于某些缘由,想要极力将之分化为两件而已。

    寻常人看到报纸,哪怕知晓一点,奥斯顿城主已经被莉莉安伯爵架空了的内情,也都完全不会往同一方面想的。

    聂远在看到报纸上的文字,只轻飘飘的将奥斯顿城主的事情带过,心中也是有些叹惋的。

    他们巴克书铺,可以说是这件事情的缔造者之一。

    对于奥斯顿和卡瑞娜的爱情故事,聂远其实没有丝毫偏见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的相知相爱,到了后来的状态,已经完全与这个世界的规则相悖,堪称天理不容了。

    但这样纯粹而炽烈的真挚之爱,聂远始终都对此抱有一定敬意的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巴克书铺也有自己的立场,他们需要去那样做,且没有退却的理由。

    而且,抛开古神后裔的身份不谈,哪怕是个普通人,在发现一尊灾害源,竟然盘踞在自己生活的城邦外时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做到,他们也都会选择将之抹除的。

    卡瑞娜已经侵染了莉莉安伯爵的属下,也侵染了奥斯顿城主的侍臣,即便她没有制造灾害的心,单纯的只想杜绝后患,与自己的爱人长相厮守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世间不再容得下她。

    灾害源,在诞生的一瞬间,那从头到尾都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世间的事情,在上升到某种高度之后,就已然没有了是非对错。

    只有自己身处的立场可言。

    翻阅完早报之后,聂远又将巴克为自己准备的炼金术基础书籍拿了过来,兀自在那里研读。

    当全身心沉浸在书中后,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。

    等到日头已经炽热起来,透过窗户照射在聂远身上,他便知道时间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合上书本,聂远给巴克他们打了个招呼之后,便独自向着莉莉安伯爵的庄园而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已经不用让南希跟在身边,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了,也能在绝大多数事情上面,代表整个巴克书铺出面。

    莉莉安伯爵虽然懒,但昨晚出了这么大事情,此间也应该起床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判断错误,她是真的不赖到下午茶时间不起床,那就去把她给拎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庄园之后,管家似乎是认识聂远的,很客气的招待着,并将他一路领到了上次去过的那个小包厢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聂远没有判断错误,此间莉莉安确实已经起来,只是应该也才起来不久,头发有点蓬松凌乱,仅画了个素雅的底妆,正在吃“早饭”呢。

    并一边吃,一边也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