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牛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冒牌古神 > 120、召唤,外神,的仪式?

120、召唤,外神,的仪式?

    南希一动不动的站在沙发扶手上,低头看着已经打作一团的俩人,模样十分无辜。

    聂远是真的给莉莉安整破防了,让她啥也不顾,就要上来跟他撕一顿再说。

    至少从场外观众的状态来看,这场摔跤比赛,还是挺公平的。

    因为有人数优势的巴克书铺一方,谁也没有上来帮忙。

    而作为客人的暗影,也无可奈何的伫在原地,插手不能,只得静静的看着自己主子形象全无。

    心中最大的秘密,被聂远这家伙,给套路了出来,莉莉安大人要是没点反应,那才不正常呢。

    只是暗影没想到反应会这么大,太突然了,完全和莉莉安大人该有的仪态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说是摔跤比赛,可实则两人都滚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聂远那是不想伤到莉莉安,所以没有动手,只是想要退避脱身。

    而莉莉安是真的化身泼妇了,牙齿都已经用上,咬着聂远的肩头肉不放,不要他脱身出去。

    聂远也是无奈啊,痛倒是不痛,也伤不到自己,但对于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女伯爵,他稍一用力,就怕将对方的满口牙都崩掉了。

    “仪态,注意仪态莉莉安大人,您是贵族啊,还是王室血亲!怎么跟个泼妇一样!”

    聂远抓住莉莉安的脖子,想要将她给拎开。

    可莉莉安哪还管的上泼妇不泼妇的了,看样子她女强人如她,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坏家伙!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实在是太气人了!

    “以其忍逮甚尼云(你欺人太甚聂远)!”

    咬住聂远的口齿,让她吐词都不清。

    “分明是你玩不起!”

    聂远挣扎道:“我的女王大人,你要是遇到刺激,就像现在这样,我可不认为你有任何成功几率的!”

    “吾补晚了(我不管了)!”

    “松口!快松口!”

    聂远捏着她的脸颊,让莉莉安精致的面庞,都扭曲起来,当场表现了一番颜艺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先想算计我们的,被揭穿了就变成泼妇,过分了啊!”

    终于,在聂远铁钳般的手掌下,莉莉安松嘴了。

    而后,她生无可恋的倒在了沙发上,道:“是啊,是我太过分了,但我也是没有办法,这实在是……太有失体面了。”

    聂远稍微扯开自己的一副,看着肩头上那几排牙印,无奈道:“你知道有失体面就好,现在你想怎么收场呢?”

    莉莉安苦着脸,微微扬起脑袋,道: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收场,收不了场了,你们这些混蛋,已经知道了我危险的意图,要是不跟我走,转投其他派系,将事情一抖出来,我什么计划都落空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是自己的问题,但是现在唯一能够收买你们的,就是在我事成之后,封你、阿兹特克、米兰达、乔琪为‘王后’,封南希为公主,封古斯塔夫和巴克为亲王了。

    我愿意与你们共同分匀整个本恩王国,就看你们同不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盘坐在地上的古斯塔夫终于开口了,是小古斯塔夫的音色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觉得你是看不起我古斯塔夫。”

    表情非常认真,而后道:“为什么在我和巴克这里就搞特殊,本来就理亏,还有求于人,结果你还挑三拣四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莉莉安扶着聂远的胳膊起身,稍微坐直身体。

    她环顾众人,发现这些怪人,好像也没怎么生气,还是和之前的态度一样。

    似乎不管面对的是朋友还是敌人,都不会影响他们的状态与判断。

    是人间清醒,只看重利益交换吗?

    如此想着,莉莉安再次试探道:“你说得对,总得付出代价的,如果你也想当王后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小古斯塔夫先生抬手打断,道:“我已经感受到你的轻视了,多说无益,现在我不当王后,我要当国王才行。”

    莉莉安苦涩的很,道:“古斯塔夫,你的性格好像和你的长相不符。”

    小古斯塔夫先生挑挑眉,道:“好啊,你终于承认,你歧视我的长相了!你这该死的,奸诈的贵族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莉莉安再次深深叹息,道:“好吧,我承认,之前确实瞒着你们很多东西,也不知道这迟来的诚意,你们愿不愿意接受。

    现在主动权都在你们那了,如何抉择,我也无法左右。

    我会将自己的情况,完全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聂远侧过头来,摊摊手,道:“你说吧,或许还有机会的,加油,努力尝试说服我们。”

    莉莉安唉声叹气道:“如果此去王城,能够运营的好,我是有些机会,继承自己亡父公爵衔位的,但这很明显不是我真实的意图。

    我父亲的死,家庭的破落,全是那些肮脏亲戚的手笔,我铭记着一切,所以想要他们付出代价,于我而言,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已经从王城来了好几道文书,想要催促我回归,足以见那里的状态,已经白热化了,他们需要抓住一切助力。

    这次某一大派系,更是派出了一位心腹属下,亲自前来给我呈送文书,并传递信号。

    我本来是想着再积累一下自己的筹码,让他们的争斗再紧张些,才返回王城